染安

沉迷开车,不可自拔

云信背景下的信云车

最近我真的超·勤劳

我一直超好奇为什么攻被下/药了就会去【哔--】受而受被下/药了就会想被【哔--】呢,难道药有自动辨别攻受的能力?

nc作者的nc产物,云信大背景下的信云,私心一个云信tag

希望简书不那么严,微博登不上去x

话说为什么我写上一篇文章还掉粉了x【哭唧唧】

【信云信】择

①灵感来自于一条主页君的说说,可惜主页君找不到原作了x
②百粉的文我有在写♡
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会有一只伴生兽陪在身旁。

它一开始可能渺小丑陋,也许它就像是一只老鼠,一只爬虫。

它一开始也可能矫健迅猛,也许它看起来像猎豹,苍鹰。

它还有可能神奇瑰丽,也许就像那童话中才存在的生灵,像是独角兽,亦或可能是一只凰。

它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当你孤独的瑟缩在角落里哭泣时,它会陪伴着你,也许它不能做什么,但它会默默的看着你,陪你一起伤心。当你春风得意时,它也会在你身边,和你分享着喜悦。它不吃什么东西,像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可又存在着,在你身旁静默着。它们懂事,乖巧,深爱着自己的伴生者。

赵云的伴生兽,是一只白龙。在赵云小的时候,它就一直陪伴着他。赵云小时候因为不合群,有时会被欺侮,那些高大而臃肿的身躯,用阴影笼罩着赵云。赵云会去反抗,强撑起单薄的身体,挥舞着拳头,把骨节都捏的发白,可羸弱的他怎么抵抗的了那个强壮高大的身躯?就算这样,他也不曾恐惧,就算被打的鼻青脸肿,他眼里也有着不变的坚毅,他会吐出口中的血沫,咬紧牙关,爬起来,可现实是残酷的,他有时还没有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就会再次被打倒在地。


校霸总是渴望着征服所有人,让所有人屈服于他,可赵云这种不服输的坚毅,在他眼里,就是一种挑衅。凭什么一个弱的要死的人,就不肯跪下叫老子一声大哥,他哪里来的优越感,凭什么不肯屈服,连呼痛的声音都不肯发出,弱者就是应该向强者跪下。不服气的校霸又去找了赵云的茬,这次,赵云被打到昏厥,但他始终没喊过一声疼。突然,赵云的伴生兽爆发了,那只高傲的白龙,一个横扫就轻松踢倒了校霸的小跟班,又用角砸晕了其他的几只杂鱼。刚才还猖狂的校霸,吓得哭泣,声音发抖的道歉。可白龙像是听不懂一般,瞪着血红的眼,就要杀了校霸。赵云缓缓醒了过来,发出了一声呢喃。白龙立即抗起赵云去了医院。瞪着校霸,像看着丧家犬一样,鄙夷的看着那个哭的鼻涕都滴到地上的校霸。

从此赵云就成名了,有人说他的伴生兽是只白龙,通体纯白,两只银角折射阳光能发出利刃般的冷光,它很聪明。还有人说那只白龙是赵云找了高人降伏的,就是为了向校霸复仇。

可赵云知道,伴生兽是轻易不能伤害人类的,那只白龙为了救自己,不惜违背协定,它会受到惩罚,它被带走了,带到了哪里,赵云不知道,等待着白龙的也许是鞭笞,也许是禁闭,也许是被绝食。白龙完全可以不救他,可它还是为了他,违背了协定。

赵云遇到了他,他觉得自己对他印象不错,那一头张扬的红色高马尾,俊朗的外表,狂傲不羁的性格,和那总有些挑衅意味的微笑。他的字挺有趣的,他让赵云叫他重言,他抬头看着赵云的眸子,棕色的眸子里仿佛有星光,闪烁着坚毅的光,他愕然,然后问赵云的名字。赵云愣了愣,自从白龙事件之后,没有人敢和他说话,大概面前这个人,是个转校生吧。

赵云想了想,笑着说,叫我子龙就行。

那是赵云第一次对除了白龙之外的生物笑,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揉了揉自己有点扎手的棕发,又箍紧了自己的发带。

重言总是来找他,他们两个互相调笑,赵云渐渐又开始爱笑了,人生仿佛光明了许多。可白龙不能接受这些,凭什么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却只是赵云的友人,凭什么赵云就喜欢对着韩信笑。它在嫉妒中度日,默默舔舐着自己因为那次事件而被鞭笞的伤口。它可比其他伴生兽聪明,它懂得情感,它知道自己喜欢赵云,不是那种遵于主人的协定里的那种喜欢。

它是伴生兽,它能知道人类的情感,它知道,它一直保护着的主人,喜欢上了那个红毛。

可是它也能感知到,那个红毛,不喜欢它的主人。

赵云马上就要成年了,那样他将面临着一个抉择。伴生兽在主人成年那天,会变成主人喜欢的人的样子,和那个主人喜欢的家伙不同,他们忠于自己的主人,只爱自己的主人。这个时候,主人必须选择,是选择有着自己爱的人面孔的,性格和那人不一样却只爱着自己的,一直默默守护着自己的伴生兽,还是那个自己爱的人。看起来很好是吧,可以先向喜欢的人表白,实在不行在和伴生兽在一起是吗。可现实很残酷,主人的两个抉择就是选择生死。如果选择伴生兽,伴生兽会杀掉主人喜欢的那个人,然后和主人在一起,主人会得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的,躯壳。如果主人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人,那他必须亲手杀掉陪伴了自己十八年的伴生兽,而向喜欢的人告白,但是,有一定的可能性,那个主人的告白不会成功,那样那个主人就几乎失去了一切的爱。

白龙幻化成了人形,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脸,真的是那个张狂的要死的人的蠢脸。它跑到赵云房间,指着自己的脸向赵云宣布了他爱的人到底是谁,它嫉妒的看到赵云的脸涨的通红。

它突然有点心慌,它知道自己为了赵云付出了许多,但是它突然有点害怕,如果赵云不选择它而选择了那个重言呢,它会怎样,被主人亲手杀死,灰飞烟灭?他不甘,也不想。它知道那个重言不喜欢主人,但是它不能说,它是伴生兽,不能帮助主人决定他自己的人生。

第二天就是赵云成人的日子,如果死了,是被赵云杀死的,它愿意相信,那是赵云不小心的。

它听到了赵云装出来的均匀的呼吸声,给他掖好被子,就离开了。

它突然做了个梦,梦见赵云在它睡意朦胧的时候用小刀刺进了它的胸膛,梦见它的手指开始麻木,心脏开始疼痛,不是那种外界的痛,而是内在的微微麻木的刺痛,这个梦该死的真实,它看见自己的手开始变得透明,自己开始发光,有点像萤火虫,它确信自己肯定是死的最漂亮的伴生兽了。

他低头看,发现自己变得透明,赵云的脸看不清,但是它看到月光的折射下,赵云嘀嗒落下的眼泪,这是他第二次见到赵云哭,它赶忙抬起手,想像小时候,赵云因为父亲的突然离世,那个有些幼稚懵懂的他,无依无靠的时候用稚嫩嗓音哭泣的时候,它给他擦拭着眼泪,抱着他,让他别哭的时候那样,用手拭去他眼角的泪,却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赵云,他的脑子越发的混沌,它知道这场赌博自己输了,但是它自欺欺人的认为那是一场梦,醒来之后,赵云还会一脸埋怨的吐槽它睡相奇葩,赵云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和它一起闯荡。

赵云哭泣着,他不敢相信自己可以软弱到这种程度,他哭着,却突然想起来再也没有肩膀可以让他倚靠,再也没有人会不计代价与回报的拼了命保护他,没有人会在他伤心的时候给他递纸,抱住他,说,一切都过去了。他突然想起,他的伴生兽甚至还没有名字。

这时 赵云突然感觉到了一丝钝痛,难以置信的回过头,却看到一道凌厉的目光,那看起来有些扎手的头发,飘扬的蓝色发带,紧抿着的薄唇,象牙白色的皮肤。那是自己啊,可能有谁喜欢着自己吧,所以那人的伴生兽是自己的模样。哪个人会是谁啊,真抱歉,他没机会去和重言告白了,那句重言,我心悦你,没机会说了。他缓缓合上双眼,以为自己临死前满脑子一定都是重言,他却意外的看到了白龙。他以为自己死前会说“在下心悦重言”但他却低声呢喃着,“白龙,就叫你楑彦吧。你需要有个名字啊。”

韩信抱着赵云的尸体,第一次哭泣。

他以为赵云不会爱上他这样一个伪装着自己,连自己本心都无法感知的人,所以才选择了自己的伴生兽,大不了和赵云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吧,至少,让自家的伴生兽不会为了自己的爱情而丧命吧。他已经做好和赵云同时离开这个世界的准备了,却听到自家的高傲的擦拭着手上鲜血的伴生兽亲口告诉他,赵云家的伴生兽其实是韩信的模样,而它看见赵云杀死了那个它。

百粉点梗 占tag致歉

牛排真是我好朋友【加重音】
lof的百粉点梗我也参与了【骄傲脸】
可以点的cp看我标签x
  @西泠——退坑倒计时

信云车

基本上处于养老状态的染安x
链接见评论区
看前须知
①为信云文,伪白云
②ABO设定,但不明显
③架空,现代。花花公子信X小演员云
(°ー°〃)

日常甜饼(?)

唔,这里是那个墨染的大号,最近密码找不到了,绝望(°ー°〃)

应该是日常吧w

梗是最近看到的w
_______分割线要对称_______

玉刚这两天意外的空闲,想着树林应该还在彩排综艺节目,所以决定去探班。

说是探班,但也先不能让他发现了,玉儿想看看杨树林在彩排的时候和别人关系怎么样,有没有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不然回家了一定让他跪搓衣板。

玉先生不知道从哪“偷”.了件工作服,把自己裹的紧紧的,压低帽檐坐在彩排现场后半部,盯着杨树林。

杨团长在彩排的时候,就觉得有幽怨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向着那眼神的方向看去,就看到有个穿着工作服,把自己裹成一团,压低着帽檐的团子。在心里轻笑,这伪装有点太容易识破了吧,哪有工作人员不工作,看着彩排还裹成一团的啊。绝对是自家玉萌萌。

来探班就来嘛,还伪装,还伪装的那么漏洞百出。自己当初跨界带他的时候,还以为他精明的很呢。没想到是个蠢萌蠢萌的艺术家大人。

憋住笑,和女搭档悄声的说:“我家那只来看我了,和我气气他怎么样”,女搭档点了点头,眼中闪出腐女之光,然后揉了一下某团的脸,某团笑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而这在某玉眼中看来就是某团和搭档耳语了几句,然后被暧昧的揉脸,然后笑的一脸猥琐。好啊,还学会出去勾搭人了。回家肯定让他睡沙发,跪搓衣板,哼。

某团晚上回到家,就看到一只玉团蜷在沙发上不搭理他。觉得好笑的团长走过去想揉玉儿的脸,却被玉儿打了一下。

玉儿阴沉着脸看着某团,“杨树林你干啥去了!”说着鼓了鼓包子脸,又说“还敢回来,你四不出去背着我啥事儿啦”

某团笑着看着玉儿,“你被我喂这么沉,我背不动你啊。”

玉儿眼眶有点发红,“那那那你今天在台上都干啥了QAQ”

团一脸惊讶的样子“你去看我搁现场彩排了?”

玉儿知道被套路了,赶忙说“没...没有”

“这谎话说的,没人信吧”某团抽动了一下嘴角,心里想着。

玉儿看团长没回他,以为说中了,焦急的说“我不管我不管,你和你女搭档干啥了我可都瞅着了,还不承认?”

某团笑了起来,“这么关心我啊,我今天搁台上都注意到你了,你也不会伪装伪装?哪有工作人员看戏的?哥,不是我说你....”

某玉噌的脸有点红“谁,谁关心你了。别搁那瞎说话。这么说你直道那个是我?”

某团骄傲脸点了点头,“被我骗到了吧,我玉真蠢萌蠢萌的。”

某玉“蠢萌,是说我可爱吧,我可是严谨的艺术家”说着某玉直了直腰,“况且我比你大八岁呢,你四八四洒。”

某团笑了笑,“这样我才知道你这么关心我啊”

玉儿“你你你利用我,我不理你了。我要离家出走!”

说着玉儿站起来穿上鞋就往外跑。小腿倒蹬的莫名萌感。某团笑着去做了饭。玉儿肯定晚上的时候会顶着包子脸回来的,然后轻哼一声坐下吃饭。这个傲娇的家伙啊。

结果玉儿到快天黑了都没回家,团长终于着急了。

于是穿上衣服焦急的跑了出去找某玉,结果发现自知路痴属性爆棚的某玉根本没走远。正在一家一家商店的看着,溜达着。某团决定给玉一个大惊喜(xià)

某玉这边肚子已经超饿了,出来的时候没有带钱,手机也忘带了,天快黑了还有点冷,不由得裹紧了点衣服。可是尊严告诉他他不能回去,被一个小他八岁的人吃的死死的,太丢人了【摊手】,大艺术家自己点了点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可是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不由得开始生闷气。哼,那家伙还不来找我,怎么这样,哼。

在前面一个路口,玉儿拐了进去,结果意外的发现树林在拐角的那间店里面,玻璃橱窗映衬着他的脸和...食物。

是的,某团面前摆满了吃的,有烤鸭,番茄牛腩汤,软炸里脊,干煸茶树菇,炝炒卷心菜,炸汤圆...还有热气腾腾的面,最过分的是还有一盘刚上桌的锅包肉!锅包肉!

某玉的肚子又叫了起来,他决定放下“尊严”,推开饭馆的门径直走向杨树林,然后开始吃东西,整个嘴塞的满满的,特别像只松鼠。某团好笑的拍了拍玉儿的背“慢点吃,别噎着。”

某玉“木肆(没事),椰不史(噎不死)”

某团“不生气啦?”

玉儿摇了摇头,努力咽下那一口吃的“生气,吃饱了再生气。”

某团因为自己的玩笑,睡了两天沙发。

团长和团长夫人日常虐狗,嗝。

信云车 没名字系列第二弹

有些须知

①架空,古装但有现代物品。

②韩信第一人称,伪亮云,真.信云

③韩信黑化,含非自愿性性行为

④有SM,轻微备香,吕婵

⑤为微博妹子点梗,为经典信X皇家云

⑥个人理解不同,可能有ooc。为王者荣耀信云衍生,所有角色不均属于我。

肝了三天٩( ᐖ )۶
我觉得我需要休息(。・`ω´・)
链接评论区

我好像遇到了有毒的官方
但是蜜汁想写怎么办TAT
纠结先把惇云写了还是写这个˃̣̣̥᷄⌓˂̣̣̥᷅
我记得绿布嘲讽的台词里有一句“方天画戟面前坚持不到五秒钟的也算真男人?”
果然还是我想歪了?但官方爸爸表情包真的有毒啊(´,,•∀•,,`)

信云车 副惇云 艺妓梗

想了很久,还是回来了,就算文笔不好又怎样啊,慢慢练一练会变好的吧,大概的吧。

肝了三天的肉,整个人感觉要虚脱了,好像不会开车了QAQ

权落可能就先放置一段时间吧,过一段时间,有时间了会很快的把它更完♡

这里染安,专业开车。

围脖链接见评论区

信云【权落】6(上)

今天想灌一个朋友酒,忘了自己不会喝酒,把自己喝多了。(怎么不蠢死我)

据说我浪的大家都怀疑那不是我,而且据说我当时一直在说黄段子,还和数学老师讨论孔子和颜回。。。

酒这东西,真的不该喝。

6(下)明天码
————————分割线————————————

赵云按照安琪拉的吩咐,用狼血和着药粉敷在伤口上,不久便有了微微的刺痛感,伤口迅速的结痂,脱落,果真如她所说,没留下疤痕。

韩信长舒了一口气,拿起指南针,提过长枪,把包裹扔给赵云就开始了寻路之旅。

‌如其言,果得于数里之外

赵云跟着韩信,不久便走出了树林,到了第三站的城门门口。

城门高高的矗立在他们面前,常年被战火熏过的城墙,映着斑驳的血迹,显得一片荒凉。如若不是城楼中袅袅升起的烟,韩信真的想带着赵云绕走。

有烟,那么一定有人家。韩信快步翻上城墙,赵云在城外把包裹行李丢给他,然后一个箭步跨上城墙。城内也是一片荒凉。西域的城镇,风沙不停的翻卷着,风冲过断壁残垣,发出呜呜的悲鸣,卷携着风,撞到赵云的发。赵云赶忙拍了拍头发,让大部分的尘土回归。抬头看了看烟冒出的地方,那是一个相对辉煌的大殿。

赵云翻过一个个房屋,顺着房檐滑到路中央,和韩信一起走到了大殿前。只听得娇女风流的笑声和丝竹奏出的奢靡之音。大殿内的人在诵读些诗文,时不时的做出一些评价。

“什么叫"吾妻尝手植一树,今已庭庭兮。"?加上个"今伐,为博娇妾一笑"岂不风流哉!”那声音说罢,又笑了起来。

然后却只听到盘子碎裂的声音,女人受到惊吓的尖叫声,和剑敲击在金属上的清脆的声音。信云走了进去,只看到一飘飘君子,衣白中染黛,配容臭,刀刻般的侧脸紧绷着,一把银光闪闪的染血宝剑静静落在一旁。

那人注意到了信云,半晌,从回忆中挣扎出来,有些忧伤的看着两个人。

随即自报家门,“吾名曰李白,浪迹诗人,叫我太白也可以。”

赵云作揖,“在下蜀地侍卫赵子龙。”

韩信作揖,“在下浔国太子韩重言。”

【信云】权落5

赵云颦了颦眉,看着安琪拉清澈的眼睛,俯首作揖,有些冷清的声音响起:“在下蜀地赵子龙。阁下唤在下为子龙即可。”




韩信抬起头,作揖,懒散的声音却有很强的穿透性:“在下韩重言,浔国太子。”



“哦?是太子啊。”小女孩推了推眼镜,跳到韩信面前,“那请问王储来我这里干什么呢?我这里可没有公主~”



“什么?!”赵云有些焦急,一个箭步跑到韩信旁,对着安琪拉问:“阁下…知道小蝉失踪了?”


安琪拉笑了笑,把食指放在了嘴巴前面,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可是魔女啊,别想在我面前隐瞒什么哟~”说着,跳起来捏了一下赵云的脸,“赵云你这么称呼一个公主,不太好把”



“你还知道我的名字?”赵云揉着被捏红了的脸,看着安琪拉。


被晾在一边的某太子很不开心,拽过子龙到自己身后,勉强笑着,对安琪拉说,“那么,安琪拉小姐,您一定知道怎么走出这里吧。”



“啊啦啊啦~”安琪拉抬头看着韩信,“我当然知道怎么走出这里了啊。”



“那怎么走出去呢?”


“别这么急嘛,要魔女帮忙,是要付出代价的。”


“什么代价?”



“把他卖给我啊?”安琪拉指着赵云,笑着对韩信加着筹码,“我还可以顺便送你一个飞天扫帚,一瓶催眠喷雾,这样你一天就能到古堡,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打倒恶龙,救出要联姻的公主。”

安琪拉看韩信在沉默,笑了,继续加大了筹码:“我还可以为你祈祷国家风调雨顺哦~怎么样?”

赵云有些发懵,看向安琪拉,“阁下,要云做什么?”

安琪拉狡黠的笑了笑,“你衣服上的破洞是自己缝的吧,修整的很好哦~我的玩具熊坏了,要有人修好它。”


“云可以为你缝上。但云为何要久留?”赵云好奇的看着安琪拉。


“哟~你长的可爱算不算理由?”看着赵云发愣的样子,安琪拉笑了笑,“把你留在这里,你就可以经常帮我缝玩具了,还能帮我去弄到牛的眼泪,狼的血,猴子的指甲什么的,每次去弄这些东西真的好累哦~”


“真的可以让重言救出小蝉,平安回去?”


“千真万确哦~”

“喂,你们两个好歹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啊!”韩信看着赵云心动的样子,不耐烦的对赵云吼。



韩信懒散的看着赵云,“把你扔在这里,刘玄德那个老家伙肯定会磨叽我!肯定说什么自己的好左右手没了之类的让人讨厌的话。超烦的啊!”韩信挠挠头,又看向安琪拉。


“不好意思,这个蠢得可爱的家伙不卖,我还要留着他给我补衣服呢。”说完背对着赵云,用一个有杀气的眼神看着安琪拉,“凭借自己,我也可以走出这里的。抱歉,子龙真的不卖。”


安琪拉在韩信的阴影下,笑着对韩信说,“嘛,爱情会最后导致毁灭的哟~”


“什么?”韩信回头看着安琪拉


“没什么。但是我可以给你们指路,如果你们帮我弄点狼血。我会给你们指路,但是我要的狼必须是刚吃了岩羊肉的头狼。”



“刚吃完岩羊肉的头狼?”赵云轻声呢喃,抬头又看了看安琪拉,“请问阁下,哪里会有狼群呢?”


安琪拉指了个方向,赵云开了门向那边望去,一片起伏的山脉。


赵云把行囊放在地上,拿起龙枪,拉起韩信的手“在下和重言去去就回。”


安琪拉在后面叫住他们,把一个锦囊塞到了他们手里,对他们说只有杀死头狼才能打开,不然是看不到上面的字的。并且特别小气的拿起韩信赵云的包,让他们拿走。



赵云和韩信在微熙的时候爬到了山腰处的一悬崖处。


拿着绳子,把绳子绑在刀上,把刀插入石缝,赵云和韩信顺着绳子爬到了谷底,说是谷底,但也并不深,但是的确是个很好的位置来捕捉岩羊。想必肯定会有狼经过的吧。



赵云和韩信在草丛里蹲伏着,看着四周,刚开始两个人都很精神,但是过了一段时间胳膊就发麻了,再过了一会儿,韩信爬到了树上躺着,让赵云看到狼的时候叫他。



蝉鸣的声音让赵云犯困,当他也像韩信一样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狼啸,紧接着便有蹄子敲打地面的声音传来,听声音,是个挺大的猎物,赵云从草丛探出一点,看到了狼群在追捕着一直岩羊,错不了,在这位置和这个速度,岩羊必死无疑。赵云等待着头狼吃完岩羊。


捉捕到岩羊之后,狼们停了下来,只有一只体型比其他狼略大的狼走了出来,开始喝岩羊的血,然后划开岩羊的肚子,吃着内脏。吃的差不多的时候,便又有了一只强壮的狼走了过来吃岩羊肚子和屁股,腿上的肉,赵云认准时机,从包里抽出弓箭,一箭杀死了头狼,群狼无首,都开始慌乱了起来,狼群的二把手代替了狼王,带着大家快速的跑了出去。



赵云跑到狼王身边,取了一瓶狼血,跑到树下叫醒韩信,打算一起回去。


韩信从睡梦中惊醒,口里含含糊糊的喊着赵云的名字,睁开眼睛,看到赵云贴近的脸,心跳慢了一拍。韩信突然想起安琪拉的嘱咐,打开了锦囊,里面有一张白纸,一包药粉似的东西,还有一个指南针。纸上有着安琪拉可爱的字体。


“能看到这张纸,说明你们成功的打死了头狼,用头狼的血混着这包药粉,让赵云涂在伤口上,几分钟就能好,也不会留下疤痕。在这里一直向东就到了你们要去的第三站,那个指南针很准的哦,祝你们一路顺风,你们两个的感情真的很好啊,这让我也很感动呢。不要觉得我让你们拿包裹是小气哦!”


赵云看着安琪拉的字体,浅浅的笑着,韩信看着赵云的笑,不觉也弯了嘴角。这个魔女可真有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