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安

邰队/子龙痴汉粉儿一只

周队记得第一次见到关队时他的穿着。
周巡全剧第一次吐露真心。却说给了小关。
一共1393个字。
他的名字最终还是没有出现在他所仰慕的那位关老师的名为“可以信任的人”的名单上。

仲夏夜之梦【中】

*我其实想写两部分就完事了的,可是这个肉写的我有点肾虚...大概3000多字这样子。
*3P预警
*因为肾虚所以在纠结,可能不会写4P的我
日常链接走评论区

仲夏夜之梦(上)
我还没开车呢,老福特就把我的文删了,想看的去微博吧。评论区走链接。

突然想到的段子

突然想写双云的小段子,想吃未来云x上将云。再夹杂一些信云什么的。
想一想未来云一脸无奈的看着上将云弄不懂手机,迷路了不会给他打电话,最后只能一次一次的教。然后上将云一脸我不想学的蹩脚表情23333
又或者是上将云天天让未来云多看书多学习。未来云却觉得社会实践更重要,两个人死倔死倔的互相不说话。
再或者未来云和逐梦之影信吵架了生气搬出来死活不回家。但是自己作息习惯是晚睡早起。而上将云是八点睡四点起运动的好孩子,然后两个人都睡不好觉什么的。
有人吃我双云邪教没有🌝
要是没人写我就自己写2333

分手炮

文案:林昆知道他出了这个缉毒任务,还能活着回来的可能性很小。他不想让邰伟等他一辈子。

可能有ooc,有点虐。灵感来源于花粥的歌《分手炮》

两个年轻的躯体在床上翻滚着,时而发出一两声沉重的呼吸声和压抑着的喘息声。林昆拉着邰伟的头发,让自己进入的更深。在一次次的恶意顶弄下逼迫着邰伟发泄。松开他的头发,林昆有些温柔的捧起邰伟的脸,指腹反复摩擦着他刚刮过胡子的脸。帮他擦掉生理泪水。邰伟还没有从高潮中清醒过来,他嘟囔了一声,眼睛中水汽弥漫。邻居家的灯光映进房间,邰伟的耳钉闪了闪。林昆在他耳边吹了吹热气,引得邰伟缩了缩脖子。

林昆把邰伟抱了起来。性器离开他身体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淫靡的水声。虽然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安静房间中的两个人听的清清楚楚。

林昆点了支烟,坐在床边。邻居家的灯关掉了,黑暗中,只能看到一个红点在闪。邰伟那时还不会抽烟。他总是看着林昆抽烟,总想讨一根试试。可每次林昆都是捏一捏他的耳钉,不让他抽,说什么要让他活得久一点。每次邰伟听到这个说法,都会嘲笑林昆,说自己说不定还没林昆活得久,净瞎操心。每次邰伟这样说,林昆都会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告诉他,好好活下去。

林昆的后腰上有个纹身。他说这样出缉毒的任务的时候,别人会更相信他是黑道的。每次他这么一说,邰伟都要嘲笑他一番。说他纹的这个地方,别人也看不到啊。

邰伟的耳钉是林昆送的。他说邰伟的眼睛亮亮的,有个更亮的耳钉绝对看起来特别骚。邰伟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但是还是偷偷把那个林昆说的耳钉买了。偷偷去打了耳洞。结果伤口发炎和转动粘着肉的耳钉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日林昆的十八代祖宗。但他还是坚持下来了,而且每次见林昆都会戴上那个耳钉。

邰伟闻到太多烟味,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林昆看了看背对着他的邰伟。随手把烟摁在了烟灰缸里,轻轻揉了揉邰伟的头发。他才把安全套取下来,他系了个简单的结,随手把它扔到了垃圾桶里。那玩意划了个完美的弧度,直直掉进了垃圾桶。

林昆深吸了一口气,仰躺在了邰伟身边,把身旁的被子拿起,给邰伟盖上。邰伟凑了过来,毛茸茸的脑袋伏在林昆胸口,听着他的心跳,轻轻的蹭动着,惹得林昆有些痒。邰伟记得,林昆说过,只要他还有心跳,他都是爱着邰伟的。

林昆低下头轻轻嗅了嗅邰伟的头发,味道是糙汉子标配的柠檬味洗发水,带着微微的机油味。林昆突然抱紧了邰伟。

林昆什么都没说。但是邰伟知道,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聊过天,海阔天空的扯皮和吹牛逼了。邰伟生性敏感。他看起来大大咧咧,却是个内心孤独的人。林昆是他的太阳。是把他从孤单的漩涡里拽出来的人。突然他觉得鼻子有点酸涩。他眨了眨眼睛。逼着自己不哭出来。

邰伟胡乱的在林昆胸口蹭了几下。他觉得自己很爱林昆。很爱很爱。不是爱过,是一直在爱。

“要不,我们分手吧。”突然,林昆开了口。

邰伟慌忙的立起身子,引得有些酸胀的腰有些发疼,他轻轻地“嘶”了一声。慌乱的打开了床头灯。他突然觉得有点想哭,但是觉得自己如果被提个分手就哭的娘们唧唧的不太好。所以他胀红着眼眶,用还未褪去情色的沙哑嗓音,颤抖着问林昆为什么。

林昆眼神有些飘忽闪烁,可是邰伟没注意。他已经跌入了充斥着恐惧孤独,愤怒林昆的轻描淡写和舍不得的情感漩涡里。林昆的眼睛不是很大,却总闪着精明的光。现在他的眼睛有点发红,他笑了一下,用痞里痞气的眼神看着邰伟,说“我他妈腻了你了。”

“木棍你他妈这什么意思?”邰伟也抬高了音量,满脑子都是和林昆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就是字面上的意义,要不要顺便来一发分手炮?”林昆看到邰伟在轻轻地颤抖,林昆不知道那是因为冷还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委屈。

可是邰伟却也只是笑了笑,眼中有些晶莹的东西闪烁着。

“你就这么舍不得我?”邰伟笑起来了,他的眼睛很好看,却被大幅度的笑显得眼睛很小。邰伟又轻轻嗤笑了一下。

林昆轻咳了一下,他想抱一下邰伟,他能看出邰伟的无助。可他最后只是说了一句。“宝贝,不来一发就算了。”

“这么晚了,我也不逼你回家。但是你明天就他妈的哪来的回哪去。我们正式分手。”邰伟低垂下头,表情都在阴影里。

林昆轻哼了一声表示同意。

过了一个月,林昆给邰伟发了个信息。说他结婚了求祝福。

过了三个月,林昆对邰伟说自己要有孩子了。

邰伟不知道他哪里不如那个女人。因为他娘的不能生孩子?还是因为那个时代有很多人歧视同志?

过了五个月,邰伟和林昆的关系也趋于平稳。像是刚认识的朋友一样。再也没有了聊天扯皮吹牛逼,撸串烤肉喝冰啤。

过了七个月,林昆说自己要出一个任务,那是还是队长的邢至森带着邰伟去林昆家喝酒。刘念做了一桌子菜,虎子在婴儿床里睡的正稳。

邰伟算了算日子,好嘛,林昆还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分明就已经和这个女人搞上了。但他还是对着笑了笑,他习惯性的摸了摸耳垂,发现那颗耳钉好像早已经被他收起来了。在心中唾弃了一下自己之后。他喊了一声“嫂子。”

刘念的身体颤抖了一下。邰伟看到了,却不知道为什么。他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拉着邢队坐下。闷头喝着酒。

第二天林昆就走了。邰伟突然觉得心里空了一块。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他还喜欢着林昆?那个木棍分明就是个人渣。

又过了两年,邰伟决定也去参加缉毒任务。绝对不是为了去找林昆,邰伟是这么认为的。

邰伟弄了个纹身,在小臂上,形状很像林昆后腰上的那个。他顺便去买了个耳钉,有点像林昆送他的那个。却不是。

他参加卧底任务的第一年,他就见到了林昆。在那个澡堂里。他给林昆换衣服的时候,林昆笑了,调侃邰伟太紧张了。

邰伟对他翻了个白眼。

当林昆后来被自己亲手杀死的时候。邰伟也分不清自己的情感。分不清到底是有杀了这个渣男之后的喜悦,还是林昆死了给他带来的恐惧和绝望,还是为了演戏被逼着强颜欢笑。他觉得眼角有什么东西滑落。可是他迅速擦了一下,把那还有着温度的尸体扔到了水里。

林昆是睁着眼睛的,他还带着那痞气的笑。

林昆对邰伟的最后一句话,是问他为什么没戴着自己送的耳钉。

邰伟后来学会了抽烟。酒量也有长进。

这次出完任务,邰伟就去找了刘念和虎子,虎子已经五岁了,圆圆胖胖的很可爱。就是和小时候干巴瘦的林昆不是很像。邰伟喝多了,趴在林昆家的桌子上,含糊不清的念叨着林昆,不要走。

刘念哭了。她原来是林昆同一个缉毒大队的同事的妻子。可是卧底任务什么的,死人是个不可预料的稀疏平常的事。林昆后来娶了她,让她好好生下那战友的儿子。

邰伟不知道刘念为什么哭,他听到刘念抽噎的声音,胡乱的说“嫂子,我就他妈的是个混蛋。”说什么要替林昆照顾刘念母子什么的。

刘念没告诉邰伟真相,因为林昆生前告诉过她不要说出去。

刘念不知道林昆和邰伟的关系,她以为他们根本不熟。她以为邰伟是个为了任务不考虑别人的混蛋。

后来刘念觉得邰伟挺讲义气的,他笑起来有点像林昆。

邰伟完成任务之后也再没去洗了自己的纹身,他说嫌疼。一个被开过几枪都不哼一声的他,说怕洗纹身很疼。邢局没相信邰伟的说辞。可能这个纹身是林昆给邰伟留下的不多的记忆了吧。

邰伟抽了口烟,一个人坐在林昆墓前喝着老绍兴。

方木背着他回宿舍的时候,他还口齿不清的呓语着木棍。

先看了电影然后去看了网剧。看了几天的心理罪之后,迷之想产粮emmm...
偷偷承包邰队盛世美颜。

点梗日常|・ω・`)
最近在写一个校园梗的刺激的车,刺激到我都写不下去了【萌新瑟瑟发抖】
满十个评论就写

云信背景下的信云车

最近我真的超·勤劳

我一直超好奇为什么攻被下/药了就会去【哔--】受而受被下/药了就会想被【哔--】呢,难道药有自动辨别攻受的能力?

nc作者的nc产物,云信大背景下的信云,私心一个云信tag

希望简书不那么严,微博登不上去x

话说为什么我写上一篇文章还掉粉了x【哭唧唧】

【信云信】择

①灵感来自于一条主页君的说说,可惜主页君找不到原作了x
②百粉的文我有在写♡
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会有一只伴生兽陪在身旁。

它一开始可能渺小丑陋,也许它就像是一只老鼠,一只爬虫。

它一开始也可能矫健迅猛,也许它看起来像猎豹,苍鹰。

它还有可能神奇瑰丽,也许就像那童话中才存在的生灵,像是独角兽,亦或可能是一只凰。

它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当你孤独的瑟缩在角落里哭泣时,它会陪伴着你,也许它不能做什么,但它会默默的看着你,陪你一起伤心。当你春风得意时,它也会在你身边,和你分享着喜悦。它不吃什么东西,像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可又存在着,在你身旁静默着。它们懂事,乖巧,深爱着自己的伴生者。

赵云的伴生兽,是一只白龙。在赵云小的时候,它就一直陪伴着他。赵云小时候因为不合群,有时会被欺侮,那些高大而臃肿的身躯,用阴影笼罩着赵云。赵云会去反抗,强撑起单薄的身体,挥舞着拳头,把骨节都捏的发白,可羸弱的他怎么抵抗的了那个强壮高大的身躯?就算这样,他也不曾恐惧,就算被打的鼻青脸肿,他眼里也有着不变的坚毅,他会吐出口中的血沫,咬紧牙关,爬起来,可现实是残酷的,他有时还没有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就会再次被打倒在地。


校霸总是渴望着征服所有人,让所有人屈服于他,可赵云这种不服输的坚毅,在他眼里,就是一种挑衅。凭什么一个弱的要死的人,就不肯跪下叫老子一声大哥,他哪里来的优越感,凭什么不肯屈服,连呼痛的声音都不肯发出,弱者就是应该向强者跪下。不服气的校霸又去找了赵云的茬,这次,赵云被打到昏厥,但他始终没喊过一声疼。突然,赵云的伴生兽爆发了,那只高傲的白龙,一个横扫就轻松踢倒了校霸的小跟班,又用角砸晕了其他的几只杂鱼。刚才还猖狂的校霸,吓得哭泣,声音发抖的道歉。可白龙像是听不懂一般,瞪着血红的眼,就要杀了校霸。赵云缓缓醒了过来,发出了一声呢喃。白龙立即抗起赵云去了医院。瞪着校霸,像看着丧家犬一样,鄙夷的看着那个哭的鼻涕都滴到地上的校霸。

从此赵云就成名了,有人说他的伴生兽是只白龙,通体纯白,两只银角折射阳光能发出利刃般的冷光,它很聪明。还有人说那只白龙是赵云找了高人降伏的,就是为了向校霸复仇。

可赵云知道,伴生兽是轻易不能伤害人类的,那只白龙为了救自己,不惜违背协定,它会受到惩罚,它被带走了,带到了哪里,赵云不知道,等待着白龙的也许是鞭笞,也许是禁闭,也许是被绝食。白龙完全可以不救他,可它还是为了他,违背了协定。

赵云遇到了他,他觉得自己对他印象不错,那一头张扬的红色高马尾,俊朗的外表,狂傲不羁的性格,和那总有些挑衅意味的微笑。他的字挺有趣的,他让赵云叫他重言,他抬头看着赵云的眸子,棕色的眸子里仿佛有星光,闪烁着坚毅的光,他愕然,然后问赵云的名字。赵云愣了愣,自从白龙事件之后,没有人敢和他说话,大概面前这个人,是个转校生吧。

赵云想了想,笑着说,叫我子龙就行。

那是赵云第一次对除了白龙之外的生物笑,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揉了揉自己有点扎手的棕发,又箍紧了自己的发带。

重言总是来找他,他们两个互相调笑,赵云渐渐又开始爱笑了,人生仿佛光明了许多。可白龙不能接受这些,凭什么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却只是赵云的友人,凭什么赵云就喜欢对着韩信笑。它在嫉妒中度日,默默舔舐着自己因为那次事件而被鞭笞的伤口。它可比其他伴生兽聪明,它懂得情感,它知道自己喜欢赵云,不是那种遵于主人的协定里的那种喜欢。

它是伴生兽,它能知道人类的情感,它知道,它一直保护着的主人,喜欢上了那个红毛。

可是它也能感知到,那个红毛,不喜欢它的主人。

赵云马上就要成年了,那样他将面临着一个抉择。伴生兽在主人成年那天,会变成主人喜欢的人的样子,和那个主人喜欢的家伙不同,他们忠于自己的主人,只爱自己的主人。这个时候,主人必须选择,是选择有着自己爱的人面孔的,性格和那人不一样却只爱着自己的,一直默默守护着自己的伴生兽,还是那个自己爱的人。看起来很好是吧,可以先向喜欢的人表白,实在不行在和伴生兽在一起是吗。可现实很残酷,主人的两个抉择就是选择生死。如果选择伴生兽,伴生兽会杀掉主人喜欢的那个人,然后和主人在一起,主人会得到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的,躯壳。如果主人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人,那他必须亲手杀掉陪伴了自己十八年的伴生兽,而向喜欢的人告白,但是,有一定的可能性,那个主人的告白不会成功,那样那个主人就几乎失去了一切的爱。

白龙幻化成了人形,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脸,真的是那个张狂的要死的人的蠢脸。它跑到赵云房间,指着自己的脸向赵云宣布了他爱的人到底是谁,它嫉妒的看到赵云的脸涨的通红。

它突然有点心慌,它知道自己为了赵云付出了许多,但是它突然有点害怕,如果赵云不选择它而选择了那个重言呢,它会怎样,被主人亲手杀死,灰飞烟灭?他不甘,也不想。它知道那个重言不喜欢主人,但是它不能说,它是伴生兽,不能帮助主人决定他自己的人生。

第二天就是赵云成人的日子,如果死了,是被赵云杀死的,它愿意相信,那是赵云不小心的。

它听到了赵云装出来的均匀的呼吸声,给他掖好被子,就离开了。

它突然做了个梦,梦见赵云在它睡意朦胧的时候用小刀刺进了它的胸膛,梦见它的手指开始麻木,心脏开始疼痛,不是那种外界的痛,而是内在的微微麻木的刺痛,这个梦该死的真实,它看见自己的手开始变得透明,自己开始发光,有点像萤火虫,它确信自己肯定是死的最漂亮的伴生兽了。

他低头看,发现自己变得透明,赵云的脸看不清,但是它看到月光的折射下,赵云嘀嗒落下的眼泪,这是他第二次见到赵云哭,它赶忙抬起手,想像小时候,赵云因为父亲的突然离世,那个有些幼稚懵懂的他,无依无靠的时候用稚嫩嗓音哭泣的时候,它给他擦拭着眼泪,抱着他,让他别哭的时候那样,用手拭去他眼角的泪,却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赵云,他的脑子越发的混沌,它知道这场赌博自己输了,但是它自欺欺人的认为那是一场梦,醒来之后,赵云还会一脸埋怨的吐槽它睡相奇葩,赵云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和它一起闯荡。

赵云哭泣着,他不敢相信自己可以软弱到这种程度,他哭着,却突然想起来再也没有肩膀可以让他倚靠,再也没有人会不计代价与回报的拼了命保护他,没有人会在他伤心的时候给他递纸,抱住他,说,一切都过去了。他突然想起,他的伴生兽甚至还没有名字。

这时 赵云突然感觉到了一丝钝痛,难以置信的回过头,却看到一道凌厉的目光,那看起来有些扎手的头发,飘扬的蓝色发带,紧抿着的薄唇,象牙白色的皮肤。那是自己啊,可能有谁喜欢着自己吧,所以那人的伴生兽是自己的模样。哪个人会是谁啊,真抱歉,他没机会去和重言告白了,那句重言,我心悦你,没机会说了。他缓缓合上双眼,以为自己临死前满脑子一定都是重言,他却意外的看到了白龙。他以为自己死前会说“在下心悦重言”但他却低声呢喃着,“白龙,就叫你楑彦吧。你需要有个名字啊。”

韩信抱着赵云的尸体,第一次哭泣。

他以为赵云不会爱上他这样一个伪装着自己,连自己本心都无法感知的人,所以才选择了自己的伴生兽,大不了和赵云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吧,至少,让自家的伴生兽不会为了自己的爱情而丧命吧。他已经做好和赵云同时离开这个世界的准备了,却听到自家的高傲的擦拭着手上鲜血的伴生兽亲口告诉他,赵云家的伴生兽其实是韩信的模样,而它看见赵云杀死了那个它。

百粉点梗 占tag致歉

牛排真是我好朋友【加重音】
lof的百粉点梗我也参与了【骄傲脸】
可以点的cp看我标签x
  @西泠——退坑倒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