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安

邰队/子龙痴汉粉儿一只

分手炮

文案:林昆知道他出了这个缉毒任务,还能活着回来的可能性很小。他不想让邰伟等他一辈子。

可能有ooc,有点虐。灵感来源于花粥的歌《分手炮》

两个年轻的躯体在床上翻滚着,时而发出一两声沉重的呼吸声和压抑着的喘息声。林昆拉着邰伟的头发,让自己进入的更深。在一次次的恶意顶弄下逼迫着邰伟发泄。松开他的头发,林昆有些温柔的捧起邰伟的脸,指腹反复摩擦着他刚刮过胡子的脸。帮他擦掉生理泪水。邰伟还没有从高潮中清醒过来,他嘟囔了一声,眼睛中水汽弥漫。邻居家的灯光映进房间,邰伟的耳钉闪了闪。林昆在他耳边吹了吹热气,引得邰伟缩了缩脖子。

林昆把邰伟抱了起来。性器离开他身体的时候,发出了一声淫靡的水声。虽然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安静房间中的两个人听的清清楚楚。

林昆点了支烟,坐在床边。邻居家的灯关掉了,黑暗中,只能看到一个红点在闪。邰伟那时还不会抽烟。他总是看着林昆抽烟,总想讨一根试试。可每次林昆都是捏一捏他的耳钉,不让他抽,说什么要让他活得久一点。每次邰伟听到这个说法,都会嘲笑林昆,说自己说不定还没林昆活得久,净瞎操心。每次邰伟这样说,林昆都会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告诉他,好好活下去。

林昆的后腰上有个纹身。他说这样出缉毒的任务的时候,别人会更相信他是黑道的。每次他这么一说,邰伟都要嘲笑他一番。说他纹的这个地方,别人也看不到啊。

邰伟的耳钉是林昆送的。他说邰伟的眼睛亮亮的,有个更亮的耳钉绝对看起来特别骚。邰伟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但是还是偷偷把那个林昆说的耳钉买了。偷偷去打了耳洞。结果伤口发炎和转动粘着肉的耳钉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日林昆的十八代祖宗。但他还是坚持下来了,而且每次见林昆都会戴上那个耳钉。

邰伟闻到太多烟味,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林昆看了看背对着他的邰伟。随手把烟摁在了烟灰缸里,轻轻揉了揉邰伟的头发。他才把安全套取下来,他系了个简单的结,随手把它扔到了垃圾桶里。那玩意划了个完美的弧度,直直掉进了垃圾桶。

林昆深吸了一口气,仰躺在了邰伟身边,把身旁的被子拿起,给邰伟盖上。邰伟凑了过来,毛茸茸的脑袋伏在林昆胸口,听着他的心跳,轻轻的蹭动着,惹得林昆有些痒。邰伟记得,林昆说过,只要他还有心跳,他都是爱着邰伟的。

林昆低下头轻轻嗅了嗅邰伟的头发,味道是糙汉子标配的柠檬味洗发水,带着微微的机油味。林昆突然抱紧了邰伟。

林昆什么都没说。但是邰伟知道,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聊过天,海阔天空的扯皮和吹牛逼了。邰伟生性敏感。他看起来大大咧咧,却是个内心孤独的人。林昆是他的太阳。是把他从孤单的漩涡里拽出来的人。突然他觉得鼻子有点酸涩。他眨了眨眼睛。逼着自己不哭出来。

邰伟胡乱的在林昆胸口蹭了几下。他觉得自己很爱林昆。很爱很爱。不是爱过,是一直在爱。

“要不,我们分手吧。”突然,林昆开了口。

邰伟慌忙的立起身子,引得有些酸胀的腰有些发疼,他轻轻地“嘶”了一声。慌乱的打开了床头灯。他突然觉得有点想哭,但是觉得自己如果被提个分手就哭的娘们唧唧的不太好。所以他胀红着眼眶,用还未褪去情色的沙哑嗓音,颤抖着问林昆为什么。

林昆眼神有些飘忽闪烁,可是邰伟没注意。他已经跌入了充斥着恐惧孤独,愤怒林昆的轻描淡写和舍不得的情感漩涡里。林昆的眼睛不是很大,却总闪着精明的光。现在他的眼睛有点发红,他笑了一下,用痞里痞气的眼神看着邰伟,说“我他妈腻了你了。”

“木棍你他妈这什么意思?”邰伟也抬高了音量,满脑子都是和林昆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就是字面上的意义,要不要顺便来一发分手炮?”林昆看到邰伟在轻轻地颤抖,林昆不知道那是因为冷还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委屈。

可是邰伟却也只是笑了笑,眼中有些晶莹的东西闪烁着。

“你就这么舍不得我?”邰伟笑起来了,他的眼睛很好看,却被大幅度的笑显得眼睛很小。邰伟又轻轻嗤笑了一下。

林昆轻咳了一下,他想抱一下邰伟,他能看出邰伟的无助。可他最后只是说了一句。“宝贝,不来一发就算了。”

“这么晚了,我也不逼你回家。但是你明天就他妈的哪来的回哪去。我们正式分手。”邰伟低垂下头,表情都在阴影里。

林昆轻哼了一声表示同意。

过了一个月,林昆给邰伟发了个信息。说他结婚了求祝福。

过了三个月,林昆对邰伟说自己要有孩子了。

邰伟不知道他哪里不如那个女人。因为他娘的不能生孩子?还是因为那个时代有很多人歧视同志?

过了五个月,邰伟和林昆的关系也趋于平稳。像是刚认识的朋友一样。再也没有了聊天扯皮吹牛逼,撸串烤肉喝冰啤。

过了七个月,林昆说自己要出一个任务,那是还是队长的邢至森带着邰伟去林昆家喝酒。刘念做了一桌子菜,虎子在婴儿床里睡的正稳。

邰伟算了算日子,好嘛,林昆还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分明就已经和这个女人搞上了。但他还是对着笑了笑,他习惯性的摸了摸耳垂,发现那颗耳钉好像早已经被他收起来了。在心中唾弃了一下自己之后。他喊了一声“嫂子。”

刘念的身体颤抖了一下。邰伟看到了,却不知道为什么。他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拉着邢队坐下。闷头喝着酒。

第二天林昆就走了。邰伟突然觉得心里空了一块。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他还喜欢着林昆?那个木棍分明就是个人渣。

又过了两年,邰伟决定也去参加缉毒任务。绝对不是为了去找林昆,邰伟是这么认为的。

邰伟弄了个纹身,在小臂上,形状很像林昆后腰上的那个。他顺便去买了个耳钉,有点像林昆送他的那个。却不是。

他参加卧底任务的第一年,他就见到了林昆。在那个澡堂里。他给林昆换衣服的时候,林昆笑了,调侃邰伟太紧张了。

邰伟对他翻了个白眼。

当林昆后来被自己亲手杀死的时候。邰伟也分不清自己的情感。分不清到底是有杀了这个渣男之后的喜悦,还是林昆死了给他带来的恐惧和绝望,还是为了演戏被逼着强颜欢笑。他觉得眼角有什么东西滑落。可是他迅速擦了一下,把那还有着温度的尸体扔到了水里。

林昆是睁着眼睛的,他还带着那痞气的笑。

林昆对邰伟的最后一句话,是问他为什么没戴着自己送的耳钉。

邰伟后来学会了抽烟。酒量也有长进。

这次出完任务,邰伟就去找了刘念和虎子,虎子已经五岁了,圆圆胖胖的很可爱。就是和小时候干巴瘦的林昆不是很像。邰伟喝多了,趴在林昆家的桌子上,含糊不清的念叨着林昆,不要走。

刘念哭了。她原来是林昆同一个缉毒大队的同事的妻子。可是卧底任务什么的,死人是个不可预料的稀疏平常的事。林昆后来娶了她,让她好好生下那战友的儿子。

邰伟不知道刘念为什么哭,他听到刘念抽噎的声音,胡乱的说“嫂子,我就他妈的是个混蛋。”说什么要替林昆照顾刘念母子什么的。

刘念没告诉邰伟真相,因为林昆生前告诉过她不要说出去。

刘念不知道林昆和邰伟的关系,她以为他们根本不熟。她以为邰伟是个为了任务不考虑别人的混蛋。

后来刘念觉得邰伟挺讲义气的,他笑起来有点像林昆。

邰伟完成任务之后也再没去洗了自己的纹身,他说嫌疼。一个被开过几枪都不哼一声的他,说怕洗纹身很疼。邢局没相信邰伟的说辞。可能这个纹身是林昆给邰伟留下的不多的记忆了吧。

邰伟抽了口烟,一个人坐在林昆墓前喝着老绍兴。

方木背着他回宿舍的时候,他还口齿不清的呓语着木棍。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