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安

邰队/子龙痴汉粉儿一只

信云日常小段子

大概是我刚入信云坑的时候写的,那时文笔有点尴尬。但是还是发出来缅怀一下自己没这么黄暴的岁月。

天美爸爸

两个人蜷缩在沙发上看着冗长的肥皂剧,突然韩信的表情暗了下去。

“戳戳。”

“嗯?”沉溺在肥皂剧里的赵云抬头

“你觉得你有一天会像电视剧里的人一样死掉吗?”韩信抬头,刘海挡住了眼

“不会啊。”赵云的嘴角上扬

“为什么啊。”韩信有点懵

“因为我是天美亲儿子啊。”

“对啊子龙有被动,耐操光环。”韩信看着赵云坏笑,“那我呢,没有天美爸爸怎么办?”

“等死咯。”赵云翻了个白眼。

看着韩信有点暗下去的眼神,赵云补充了一句,“不过我不会让你死的。”

“嗯,果然子龙最疼我。”韩信轻吻赵云光洁的额头。

自古真情留不住,惟有套路得人心

韩信一边抱住自家戳戳,一边玩手机,时不时蹭蹭自家戳戳。

突然,韩信开口“子龙,你知道什么动物最喜欢说为什么吗?”

赵云深思了一会,迷茫的看着跳跳,“是人吗?”

“不对,是小猪哦。”

“为什么?”

韩信死死抱住自家戳戳,防止被暴怒的戳戳打到英俊的帅脸。

我每天只想和你做四件事

跳跳早晨起来,看到怀里子龙精致的睡颜,心情大好,给了子龙一个温柔的早安吻。

“唔,早安啊,重言。”赵云揉揉眼睛,想坐起来,却腰酸背痛,仿佛腰不是自己的一样,“嘶,你就不会轻点吗,每次都这样...”

韩信突然抱住赵云,一只手抬起他的脸,正直的说“我每天其实只想和你做四件事。”

被温柔摸脸的赵云有点脑抽,愕然,“什么?”

“一日三餐。”

韩信赶忙跑下床去做饭,防止被打死。

深刻检讨

在吃饭的时候,韩信突然放下筷子,看着赵云,赵云吓得一愣,以为自家跳跳又要套路自己。

跳跳深情的看着戳戳,突然开口“我每次都这样套路你是不是不太好。”

赵云耸肩,一脸黑线“没想到你还知道。”

“我深刻的检讨自己,以后绝对不随便说话,不做让你生气的事情,所以子龙以后别骂我了好嘛。”跳跳看着戳戳,正直的表情让赵云相信了他,答应了下来。

如果不是下午去卫生间的时候看到镜子里自己最爱的白衬衫的领口处被跳跳昨天非要研墨练字时甩上的墨痕,赵云真的信了韩信的邪。

他现在只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

在峡谷日常秀恩爱

赵云和韩信一队,在峡谷打匹配。

开局对面小蝉:“子龙哥哥,纵使天各一方...”

跳跳:“你们已经天各一方了。”

戳戳:“跳跳你别欺负小蝉,虽然那是真的。”

蝉儿:“我膝盖有点疼。”

绿布:“我女神沉迷别人家媳妇怎么办...在线等,急求。”

失眠和睡眠(1)

韩信:“子龙,你会拼睡眠的拼音嘛?”

赵云:“嗯...shuimian”

韩信:“那失眠呢?”

赵云:“语文不好找李太白给你补补。好好学习。”

失眠和睡眠(2)

韩信:“子龙!认真点!给我拼睡眠和失眠的拼音!”

赵云:“唔,你还好吗,shuimian和shimian啊”

韩信:“发现区别了嘛!少了U啊!”

赵云:“...你要日我?”

无事献殷勤

韩信这两天迷之对赵云特别好。

赵云上课的时候被阳光照到,因为紫外线过敏,白皙的皮肤上起了红疹。

韩信马上站起来问:“老师,我有点困可以站着听课么?”

然后悄悄挪动脚步帮赵云挡上阳光。

还有一起吃午餐的时候帮他拿掉嘴角的饭粒。早晨的时候也会抱着他轻吻脖颈,然后帮他系上发带。

“重言,你最近怎么对我这么好?”

“嗯?子龙不喜欢这样?”

“不,我只是想起了有句老话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韩信的眼神闪了闪,晦暗不明“子龙说对了呢。”

评论(1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