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安

邰队/子龙痴汉粉儿一只

日常甜饼(?)

唔,这里是那个墨染的大号,最近密码找不到了,绝望(°ー°〃)

应该是日常吧w

梗是最近看到的w
_______分割线要对称_______

玉刚这两天意外的空闲,想着树林应该还在彩排综艺节目,所以决定去探班。

说是探班,但也先不能让他发现了,玉儿想看看杨树林在彩排的时候和别人关系怎么样,有没有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不然回家了一定让他跪搓衣板。

玉先生不知道从哪“偷”.了件工作服,把自己裹的紧紧的,压低帽檐坐在彩排现场后半部,盯着杨树林。

杨团长在彩排的时候,就觉得有幽怨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向着那眼神的方向看去,就看到有个穿着工作服,把自己裹成一团,压低着帽檐的团子。在心里轻笑,这伪装有点太容易识破了吧,哪有工作人员不工作,看着彩排还裹成一团的啊。绝对是自家玉萌萌。

来探班就来嘛,还伪装,还伪装的那么漏洞百出。自己当初跨界带他的时候,还以为他精明的很呢。没想到是个蠢萌蠢萌的艺术家大人。

憋住笑,和女搭档悄声的说:“我家那只来看我了,和我气气他怎么样”,女搭档点了点头,眼中闪出腐女之光,然后揉了一下某团的脸,某团笑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而这在某玉眼中看来就是某团和搭档耳语了几句,然后被暧昧的揉脸,然后笑的一脸猥琐。好啊,还学会出去勾搭人了。回家肯定让他睡沙发,跪搓衣板,哼。

某团晚上回到家,就看到一只玉团蜷在沙发上不搭理他。觉得好笑的团长走过去想揉玉儿的脸,却被玉儿打了一下。

玉儿阴沉着脸看着某团,“杨树林你干啥去了!”说着鼓了鼓包子脸,又说“还敢回来,你四不出去背着我啥事儿啦”

某团笑着看着玉儿,“你被我喂这么沉,我背不动你啊。”

玉儿眼眶有点发红,“那那那你今天在台上都干啥了QAQ”

团一脸惊讶的样子“你去看我搁现场彩排了?”

玉儿知道被套路了,赶忙说“没...没有”

“这谎话说的,没人信吧”某团抽动了一下嘴角,心里想着。

玉儿看团长没回他,以为说中了,焦急的说“我不管我不管,你和你女搭档干啥了我可都瞅着了,还不承认?”

某团笑了起来,“这么关心我啊,我今天搁台上都注意到你了,你也不会伪装伪装?哪有工作人员看戏的?哥,不是我说你....”

某玉噌的脸有点红“谁,谁关心你了。别搁那瞎说话。这么说你直道那个是我?”

某团骄傲脸点了点头,“被我骗到了吧,我玉真蠢萌蠢萌的。”

某玉“蠢萌,是说我可爱吧,我可是严谨的艺术家”说着某玉直了直腰,“况且我比你大八岁呢,你四八四洒。”

某团笑了笑,“这样我才知道你这么关心我啊”

玉儿“你你你利用我,我不理你了。我要离家出走!”

说着玉儿站起来穿上鞋就往外跑。小腿倒蹬的莫名萌感。某团笑着去做了饭。玉儿肯定晚上的时候会顶着包子脸回来的,然后轻哼一声坐下吃饭。这个傲娇的家伙啊。

结果玉儿到快天黑了都没回家,团长终于着急了。

于是穿上衣服焦急的跑了出去找某玉,结果发现自知路痴属性爆棚的某玉根本没走远。正在一家一家商店的看着,溜达着。某团决定给玉一个大惊喜(xià)

某玉这边肚子已经超饿了,出来的时候没有带钱,手机也忘带了,天快黑了还有点冷,不由得裹紧了点衣服。可是尊严告诉他他不能回去,被一个小他八岁的人吃的死死的,太丢人了【摊手】,大艺术家自己点了点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可是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不由得开始生闷气。哼,那家伙还不来找我,怎么这样,哼。

在前面一个路口,玉儿拐了进去,结果意外的发现树林在拐角的那间店里面,玻璃橱窗映衬着他的脸和...食物。

是的,某团面前摆满了吃的,有烤鸭,番茄牛腩汤,软炸里脊,干煸茶树菇,炝炒卷心菜,炸汤圆...还有热气腾腾的面,最过分的是还有一盘刚上桌的锅包肉!锅包肉!

某玉的肚子又叫了起来,他决定放下“尊严”,推开饭馆的门径直走向杨树林,然后开始吃东西,整个嘴塞的满满的,特别像只松鼠。某团好笑的拍了拍玉儿的背“慢点吃,别噎着。”

某玉“木肆(没事),椰不史(噎不死)”

某团“不生气啦?”

玉儿摇了摇头,努力咽下那一口吃的“生气,吃饱了再生气。”

某团因为自己的玩笑,睡了两天沙发。

团长和团长夫人日常虐狗,嗝。

评论(3)

热度(27)